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马拉松替跑猝逝世案:主办方是否侵权?义务谁担?-中青在线

2017-06-13 17:37

  厦门海沧区法院开庭审理海内首例马拉松替跑猝死案

  谁该为替跑者猝逝世承当民事义务

  □本报记者 赵文化

  在一场半程马拉松比赛中,一位选手在通过终点后倒地猝死。后来发明,这位选手并未报名,而是佩戴别人的号码布参加比赛。谁该为他的死承担责任?近日,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替跑者”跑过终点猝死

  2016年12月10日,“2016建发厦门(海沧)国际半程马拉松赛”(以下简称“案涉赛事”)在厦门市海沧区举办。当日,福建省泉州市移动公司员工吴志钢佩戴“李晓华、F12530”的号码布进入赛道参跑。吴志钢在通过终点后不远处摔倒在地(摔倒现场间隔医疗保障点10米左右),出现心跳结束、呼吸幽微等情形。经赛事医疗点医护人员暂时救护后,吴志钢被送往厦门市海沧病院救治,后于当天11时33分经挽救无效死亡。

  缭绕吴志钢死亡一事,死者3名家眷将案涉赛事的主办方厦门文广体育有限公司、号码布转让者李晓华起诉至海沧区法院。2017年2月22日,海沧区法院受理了该案。

  因为本案系国内首例马拉松“替跑者”猝死索赔案件,社会关注度高,作为全国人民陪审员轨制改造试点单位,海沧区法院受理后决议采用“3名法官+4名人民陪审员”的大合议庭陪审模式进行审理。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依法追加尤冠瑜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经查,死者吴志钢曾参加过2016泰宁环大金湖世界华人马拉松赛,但案涉赛事没有吴志钢的报名记载。吴志钢与尤冠瑜是泉州市挪动公司同事。尤冠瑜、李晓华是朋友关系,两人各自通过网上报名取得案涉赛事参赛名额。尤冠瑜通过与案外人许炳祝微信聊天获知吴志钢没有报名,便与李晓华联系,李晓华赞成将比赛名额让给尤冠瑜的一个“公司同事”,并将身份证复印件及参赛包领取单通过邮箱发给尤冠瑜。

  其后,尤冠瑜用微信接洽吴志钢,称有一女生(李晓华)名额,吴志钢表示接收。同时,尤冠瑜部署许炳祝代为领取李晓华的参赛包。吴志钢将报名费用微信红包转给尤冠瑜,尤冠瑜再用微信红包发送给李晓华。吴志钢获得李晓华的参赛包后,通过检录进入赛道参跑。

  案涉赛事通过官方网站报名参赛。赛事官网颁布有赛事规程、报名须知、参赛人员人身保险仿单等材料。依据赛事规程,患有先本性心脏病微风湿性心脏病等若干疾病的患者不宜参加比赛;比赛期间组委会将根占有关监控录像对涌现的有关违规情况进行处分,相应违规情形包含“虚伪年纪报名或报名后由他人替跑”“私下涂改、遮挡号码布参赛或转让号码布”等。

  此外,正式报名参赛选手会签订一份选手参赛声明。该申明载明,参赛者许诺以本人名义报名并参赛,并知晓主办方对于号码布不能转让他人的划定;如因自己起因未能参赛,无权请求主办方退还报名费,也不得将号码布转让给别人;参赛者全面懂得参赛可能呈现的风险,且已筹备必要的防备办法,本人乐意承担比赛期间产生的本身意外危险责任,且批准主办方对非其原因造成的人身意外或其余任何形式的丧失不承担负何情势的抵偿等。

  厦门文广体育公司是上述赛事的经营机构。2016年12月11日,厦门文广体育公司与吴志钢妻子梁春娇就吴志钢意外死亡一事的善后处置达成一份《协定书》,商定被迫支付梁春娇10万元人性主义用度。该款项已实际实行。

  主办方是否侵权成焦点

  随后,死者家属将案涉赛事的主办方、号码布转让者起诉至海沧区法院。今年6月7日上午,海沧区法院公然休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

  庭审过程中,关于厦门文广体育公司以及李晓华对吴志钢之死是否形成侵权,成为各方争议的焦点。详细而言包括:被告厦门文广体育公司是否已经善尽运动组织者的平安保障义务,其在比赛包发放、活动员检录以及比胜过程中的监管是否存在差错,相应的过错与吴志钢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李晓华转让比赛号码布是好心施惠行为仍是侵权行为,该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相应行为与吴志钢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3名原告当庭明白不要求尤冠瑜承担侵权责任;恳求裁决厦门文广体育公司、李晓华连带向3名原告赔偿吴志钢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育人生涯费、交通费、精力安慰金等共计123万余元。

  3名被告认为,吴志钢当天应用从李晓华处转让的女性参赛号码布进入赛道参加比赛,吴志钢作为男性身着女性参赛职员号码布参加比赛并跑完了全程,全部进程中,厦门文广体育公司对吴志钢显明的违规替跑行为竟然没有禁止并终止其比赛资格,违反了最根本的监管任务。此外,厦门文广体育公司在参赛包发放、比赛检录等方面存在疏失,应该对吴志钢死亡成果承担不可推辞的法律责任。李晓华使用本人的身份信息报名参加比赛,又在赛前违规转让该参赛资历,违背了比赛名额不得擅自转让的最基础的规程,李晓华亦应当对吴志钢的死亡结果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厦门文广体育公司问难认为,其没有错误,对吴志钢不负有侵权侵害赔偿责任。案涉比赛的检录行为与运发动在比赛中的猝死没有法律上的直接因果关联,吴志钢在比赛中没有受到任何外力施害,其猝死系偶尔发生的不可预感之伤害。厦门文广体育公司已经尽到保险保障责任,并履行了相应的社会责任。同时,李晓华与吴志钢、尤冠瑜转让号码布的行为损害了案涉赛事的好处。

  李晓华答辩认为,其与尤冠瑜系情义关系,与案件其他人素未谋面。同意将自己参赛名额转让是好意施惠行为,不属于侵权行为,与吴志钢适度运动猝死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不应承担相应的分担损失或弥补的责任。

  尤冠瑜陈说看法以为,其与吴志钢是同事,同为马拉松喜好者,其可能领会吴志钢想加入竞赛的心境,故其主观上是出于共事之谊、友人间的帮忙,不转让号码布获利的念头跟行动。就本案事变,赛事主办方对照赛现场疏于监管或有默认行为,治理存在重大忽视,应承担责任。

  法院采取“大合议庭模式”

  据懂得,对实用人民陪审制审理的合议庭案件,海沧区法院提前从国民陪审员数据库名单内随机抽取该案陪审人数3倍的人民陪审员,并依照摇号的先后次序,根据是否参加庭审、是否与本案存在利弊关系等因素,断定正式和候补的人民陪审员并履行递补。候补陪审员写入合议庭组成人员名单并注明候补告诉当事人,开庭时亦告诉到庭,在正选陪审员常设不能参选的情形下,递补作为正式合议庭组成人员参审。

  对于适用大合议庭陪审模式审理的案件,人民陪审员只参加审理事实认定,合议庭法官根据在案证据并联合原被告双方意见,列出须要解决的事实问题清单,由人民陪审员根据自身控制的常识常理、公序良俗和朴实价值判定,对案件事实局部独破发表意见,而法律适用由合议庭法官表决,使得人民陪审员在案件事实认定中的社会教训判断与法官法律适用的专业断定进行上风互补,推动听民陪审员深度参审。

  庭审停止后,合议庭表现本案将择期宣判。

  本报厦门(福建)6月9日电

起源:法制日报

网站统计
RSS